共享充電寶混戰:內部和外部的力量交織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界面 作者: 編輯:張思政 2017-06-15 10:04:35

  『今天的目標是拿下簋街的五家店面。』

  出發之前,上級給佘濤下達了今天的工作指令。自從今年年初入職街電,佘濤每天的工作就是挨家挨戶地說服店主,把街電的機櫃放置在這個北京食客最為集中的地方。

  街電是共享充電寶的頭部玩家之一。在『共享』的招牌下,這個行業最近炙手可熱。

  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共享充電寶行業對外宣布的融資總額已經超過了12億元——單算融資效率,共享充電寶甚至已經是共享單車的5倍。而目前,公認的頭部玩家主要是街電、小電、來電和Hi電四家。

共享充電寶融資情況

  佘濤今天的運氣不錯,前兩家店的推廣都很順利。然而,纔剛走進第三家火鍋店,佘濤心裡一沈。原來,在這家店門口等位的地方,一臺來電的大機櫃已經明晃晃的擺放在那裡。等接待的服務員把他帶到二樓,佘濤又特意看了一下二樓的吧臺,幾臺小電的機櫃也立在收銀臺前宣示著自己的存在感。

  並不是沒有遇到過店裡已有競品入駐的情況,不過多數情況是小電,這時候只要與商家解釋一下街電和小電的不同就很容易突破——小電佔地大,維護成本高,需要服務員用完充電;街電只要放在吧臺就可以不管了。但如果遇到來電,商家很容易會覺得這是兩款差不多的產品。

  不過,對於佘濤來說,這還是第一次與來電正面競爭。

  佘濤沒有放棄,想到這家店的體量,他覺得還可以一試。佘濤告訴店主,來電不帶線但街電帶,而且街電的櫃子小,可以放在二樓的吧臺,服務二樓的用戶。

  不出所料,佘濤說服了店主。於是,繼來電和小電後,這家電又被插上了街電的旗子。

  『從三月開始,我們就一直處於一種打仗的狀態,現在你應該可以比較容易的借到我們的充電寶了。』說這句話的時候,佘濤的臉上帶著一種難掩的自豪。

  『我們現在正在轉渠道(和渠道服務商合作),不自己鋪貨了,未來應該會更快。』

  說著他用自己的手機向記者展示了街電的微信服務號,在那上面,充電寶的點位已經密密麻麻。

  圈地

  共享充電寶是另一起典型的資本催熟行業的案例。

  距離風暴開始已經過去兩個月,各家融來的資金也陸續到位,下一步,則是渠道與用戶的搶奪。

  北京的朝陽大悅城、三裡屯及簋街,都是人流量密集且充電場景豐富的場地。走訪了20家餐廳及娛樂場所之後,界面新聞創業記者發現,有16家都是在5月後纔引入了共享充電寶,且無論是機櫃式還是桌面式,目前都未對商家提供補貼。

來電、小電和街電在北京三裡屯附近的點位圖

  在點位方面,可以看出,街電目前在各大商圈都佔據了絕對的優勢;來電還是以大機櫃為主,主要鋪設點位也都是大型商圈和連鎖餐飲;小電和Hi電的點位數量較街電還是有較大距離,但值得注意的是每家店可使用的設備數都只有2-5臺,這和桌面型充電寶當初描繪的使用場景還是有較大區別,部分商家甚至會把這幾臺充電寶直接放在吧臺。

  位於鼓樓大街的貓眼餐廳在5月上旬引進了4臺Hi電充電寶,服務員表示,Hi電的地推員在上門時就只拿了這麼多,『他們說是試用,如果覺得好,就再拿更多的機器過來。』

  而朝陽大悅城的甜品店Miss&Kiss,則是在小電的地推員上門後主動要求只留下兩臺。『我們每個桌子旁都設有插座,很多客人也都會自帶電腦和線,(桌面充電寶)需求不是很高,不需要放那麼多。』

  對此現象,Hi電CEO劉文源的解釋是:『每家先送幾臺,這樣同樣的設備數就可以鋪更多的商家,未來肯定會再補充。』對於現階段的Hi電來說,和小電搶渠道纔是重中之重。

  在渠道眼裡,同時引進桌面派和機櫃派的產品是可以接受的,但同時引進兩家形態相似的桌面型充電寶就不太可能了。當然,也不排除是兩家現在產能還未能達到預期的原因。

  看起來,桌面派和機櫃派在現階段並沒有你死我活——至少在調研裡,就有5家店面同時接納了兩種形態的共享充電寶。

  辣莊火鍋是近期興起的一家主打主題餐廳和配套服務的大型餐飲連鎖店,在其位於簋街的分店外,各式新潮的機器依次排開,這其中就包括了來電的機櫃、唱吧的KTV以及抓娃娃機等最近話題度極高的機器。走到二樓,吧臺處還能看到有幾臺小電和街電的小機櫃擺在一起。

  辣莊的負責人告訴界面新聞記者,所有這些機器都是免費放置在店內的,電費也都是由辣莊自行承擔,最終的目標就是為了服務好用戶。』這些機器雖然都是用來充電,但使用上還是有微小差別,比如來電可以用芝麻信用免押金,街電自帶線,小電隨用隨走,引入多種形態也是為了滿足用戶不同的需求。『

  當記者問到為什麼要把小電放置在吧臺,辣莊負責人解釋道:『我們店裡多是兩人桌或四人桌,上了菜之後空間已經很小了,放不下桌面充電寶,再者,火鍋用的是燃氣,小電如果一直放在餐桌上是過不了安全檢查的。』

  這也是一個大問題,當記者走訪簋街的時候,因桌面位置有限而選擇將小電放置在吧臺的餐廳比比皆是。反而在一些咖啡店或臺球廳,桌面充電寶纔待在了它應該待在的地方。

  此外,目前桌面型充電寶對外宣稱的續航時間都為5-7天,但據界面新聞創業記者實際考察,多數店面的維護人員都需要1-2天為店內的充電寶充一次電,長此以往,若不補貼,後續再向商家補充更多的機器只會更難。

  目前小電已經開始為一些中小商家補貼電費,而這樣的做法也受到了商家的青睞。甚至有商家因為拿到了小電的電費補貼而對街電產生不滿。『我們這邊都走的是商業電,它(街電)放在這裡就不管了,每個月走那麼多字,算誰的?』

  這樣的反饋或許意味著,下一輪補貼大戰,馬上就要開始了。

  資本

  補貼需要錢。但對這些頭部玩家來說,他們早已嘗到了錢主動找上門來的滋味。

  2017年以來,小電科技的CEO唐永波已經數不清自己到底和多少投資人聊過小電了,事實上,在去年12月的時候,其和金沙江創投的天使輪融資就已經敲定。

  唐永波到現在還清楚的記得,他第一次和朱嘯虎見面的時候,後者的iPad正好因為玩王者榮耀而沒電了,而那時他剛好拿來了一臺小電的樣機。就這樣,朱嘯虎的iPad有了電,而小電的融資也到了手。

  後來,據朱嘯虎說,他只用了20分鍾就決定了要投這個項目,而他的思考邏輯也很簡單,只需要對標一下共享單車的商業模型,再預估一下桌面型充電寶的鋪設難度和成本回收速度就確定可以投。更何況,共享充電寶的成本更低,損耗率也更低,其商業模式甚至是要優於共享單車的。

  敲定天使輪融資後,朱嘯虎又馬不停蹄的為唐永波介紹了騰訊及元璟資本作為小電pre-A輪的領投方。

  元璟資本過去曾和金沙江創投一同投資了共享單車公司ofo,並且元璟資本的合伙人陳洪亮也和唐永波有過一段淵源——他們曾在阿裡共事,甚至連工位都靠得很近。

  在陳洪亮看來,元璟會投小電,主要還是因為手機在外充電的需求不是造出來的,線下場景的重塑,切的是存量習慣,而不是再造習慣,既然是存量習慣又是剛需,遷移是非常容易的。

  騰訊的出手,則是因為騰訊投資合伙人夏蕘很看好小電這個項目,而共享充電寶可以作為微信支付的一個場景補充。

  值得一提的是,前兩輪融資小電都沒有公布具體的融資金額,只知道加起來是億元級別。但5月8號,小電又宣布完成了由紅杉資本和高榕資本領投,騰訊繼續跟投的新一輪融資,融資額為3.5億元。至此,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小電爆出的融資總額就已超過了4.5億人民幣。

  幾乎就在唐永波與朱嘯虎見面的同一時期,位於深圳的來電科技也收到了來自北京的橄欖枝。

  從2016年開始,九合創投的許妙成就一直在密切關注和線下流量有關的項目。12月的某一天,在朝陽大悅城吃飯的他偶然看到了來電科技的充電機櫃,直覺告訴他,這是個一定要投的項目。後來,在和來電科技的CEO袁炳松聊過幾輪後,九合創投在來電的估值還沒確定前就打去了定金,提前敲定了跟投身份和所佔股比。

  事實上,在與許妙成見面前,袁炳松對資本的態度還是相當謹慎的。在來電之前,他一直經營著充電寶的實業生意,對中國互聯網的這套資本玩法,他還是外行。

  2016年年末,袁炳松來了一趟北京,起初他只是想找5000萬元的融資,對於一次性稀釋太多股權,他仍然有些顧慮。

  但和資本聊過一圈後,他的看法改變了,『我始終認為產品是有時間窗口的,如果2017年不能形成江湖地位,基本就沒救了,但資本是可以用錢來給你爭取時間的。』

  紅點中國的張涵與他有相同的觀點:『共享充電寶最後一定會演變成一場資本盛宴,而資本在這個階段起到的其實是封鎖通道的作用,資本越集中,對創業公司發展來說越有優勢。』

  這一輪,袁炳松融到了2000萬美金,領投方為SIG和紅點中國。

  當然,唐永波和袁炳松的故事也僅僅只是去年12月開始共享充電寶在資本市場的兩個切面。這半年來,不僅投資人想切走蛋糕,看到風口的創業者也擠破頭皮。

  據不完全統計,現在市場上至少也已經出現了22家共享充電項目。祥峰資本的趙楠本來想投小電,但因為小電的估值太高而轉投了河馬充電,『沒辦法,(小電)太貴了,投不起,這段時間好的投資標的也不多,大家都在看(共享充電寶)。』

  擴張

  資金已經到位,戰火自會點燃。

  5月初,唐永波就對媒體表示:5月小電將以直營+渠道的方式在全國開闢出30多個城市。

  袁炳松也沒閑著,上個月,來電不僅宣布要做以無線充電為賣點的桌面型充電寶,還接連搞定了貴陽世博會和廣州白雲機場等多個大B場景。

  相比而言,共享充電寶小機櫃代表的街電科技上個月的變化就復雜多了。

  5月4日,界面獨家發布了聚美優品3億元投資深圳街電科技有限公司的新聞,陳歐出任董事長,隔日就有消息指出淘票票前高管原源將加入街電出任CEO,5月16日,該消息得到證實。除此以外,陳歐還表示,未來聚美對街電的投資將無上限。

  一時間,街電代替小電走向風口浪尖,而僅在半個月前,在資本圈,小機櫃派還被認為是腹背受敵的,42章經的曲凱就曾公開表示過對小機櫃派的不看好:『小機櫃從場景來看會被桌面派侵蝕,從機型來看會直接被大機櫃派侵蝕,本身的業務邏輯比較中庸。』

  但陳歐和原源顯然不這麼認為,『海翼旗下的Anker是美國最暢銷的充電寶品牌,而街電早在2015年就已經立項,產品非常成熟,雖然市面上的充電寶廠商很多,但能持續生產安全、穩定產品的卻還很少。我們正是看中了海翼在充電寶上的優勢,纔做出收購街電的決定。至於市場會不會被桌面派和大機櫃侵蝕,我認為不存在這種情況,根據我們的調研,商家是很歡迎街電小機櫃的,它佔地小,免維護,對用戶來說也更靈活。』

  按照陳歐的說法,目前聚美所投的3億元已經全部轉化為資產(即機櫃),BD人數也從之前的80多人,增加到了五百人。

  之後,聚美還會再向街電投資一億美金。除此以外,陳歐還表示,除了海翼原有的供應鏈支持,街電還將聯合比亞迪和欣旺達,預計在未來半年生產500萬臺以上的機櫃投放市場。

  來電的充電寶制造則是和飛毛腿合作,而且,充電寶以外,來電大機櫃的研發和制造也有自己的供應商——袁炳松相信,這會是來電在大場景佔據強勢地位的主要原因。『大機櫃現在是來電的絕對優勢,友商短期內不敢進入。第一是大機櫃有技術門檻,研發時間比較長,難度比較高,他們很難找到成熟的供應商。第二,吸納式充電裝置是我的核心專利。』

  而桌面式充電寶方面,小電稱現有供應鏈月產能達到10萬臺,年底全國將鋪設360萬臺,而Hi電則計劃在年底投放1000萬臺。

  雖然業界普遍認為桌面式充電寶的研發成本較低,沒有門檻。但事實上,小電的產品從去年8月開始調研立項,直到今年5月纔能保證產品安全穩定。而這期間,人們幾乎都沒有怎麼在餐廳見過小電的產品。融資跑到了產品的前面,這也讓小電面臨了不少外界質疑。

  對此,唐永波解釋道:『我認為創業者不應該被投資人的速度影響。不是說投資多、輪次多,速度就要盲目的快,充電寶這件事還有很多細節需要處理。所謂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前面的坑填不滿,越到後面欠的債就越多。鋪是一定要鋪的,但鋪之前你一定要保證你的供應鏈、數據、後臺都能跟上。』

  事實上,唐永波也並不是真的不著急,只是,供應鏈的整合和後臺的搭建都是擺在他面前的大問題。

  而現在,他也沒辦法按自己的節奏慢慢來了,街電的快速擴張給了所有人壓力,加速已經迫在眉睫。

  與小電一同在上個月暗自加速的還有Hi電,這家公司同樣在做桌面充電寶,只是它的年度鋪設目標是小電的三倍。這是一個令人吃驚的數字,即使Hi電現在已經談妥了三輪融資,但1000萬臺的產能,不是光有資金就能達到的。

  但談到Hi電的供應鏈能力,劉文源卻顯得充滿信心。『我們的供應鏈應該是比街電強,比小電強很多。』

  『Hi電是我的第五次創業,我09年做智能家居,16年半只腳踏入了迷你KTV,可以說,我的大部分創業時間都是在和供應鏈上下游打交道,資源有積累,整合有經驗,我能告訴你,Hi電在年底達到1000萬臺的產能目標是絕對沒問題的。』但具體Hi電的供應商是誰,劉文源卻不願透露。

  現在的形勢對於所有參賽者而言,想要跑在前面並不容易:一方面需要供應鏈的快速整合,一方面需要渠道極速擴張。

  渠道方面,為了節省成本、提昇速度,多數公司都選擇了抓大放小,即核心城市直營,其餘城市加盟。它們的加盟方式各有不同,來電采取的是城市合伙人的方式,合伙人需要自行購置機器,完成地推;小電和街電則采取了渠道商加盟的方式,招募已有一定餐飲資源的渠道商進行合作。

  唯有Hi電目前仍然堅持自營。『直營的執行力更高、控制力度更大,可以更高效的打仗,』劉文源說。

  亂局

  說起打仗,作為資深軍事迷的袁炳松看起來更講究方法論。6月,袁炳松在朋友圈發了這樣一條狀態。

  『要理解競爭也要超越競爭,短兵相接的直接對抗是下策,滿目瘡痍的競爭結果是皆輸,創業者要懂得知勝、先勝、全勝、最終是為了戰勝。競爭的方式也有很多,伐謀、伐交、伐兵、攻城,要跟競爭對手在不同的維度進行競爭,以最小的損失獲取全面的主動權。』

  充電寶的競爭已經在不同維度展開。

  人員方面,街電拉來了淘票票的原源,來電就引進了美味不用等的王旭。而街電要推出大機櫃,袁炳松就在朋友圈放出了來電小機櫃的概念圖。、

來電小機櫃概念圖

  不僅如此,5月,來電還聯合了微鵝科技,打算利用微鵝的Wi-Po無線充電技術研發無線充電寶,布局桌面小場景,預計今年內就會實現百萬套設備的裝機量。它的競爭對手也沒閑著,小電和Hi電的桌面式小機櫃產品也已經在研發之中。

  競爭正在趨於同質。

  正如張涵在參加一次活動時曾提到的,『小場景大場景殊途同歸,領先玩家兩種都會去做,只是現階段的創業步驟使得每個人切入點不一樣而已。』

  未來,也許不會再有純粹的所謂機櫃派和桌面派,共享充電寶的競爭最後也會和共享單車一樣,歸結於資本的較量和供應鏈的搶奪,最終再回歸到用戶體驗上。

  另一些變數則已經在賽道外部出現。

  5月9日,美團透露立項參與當下最熱的共享充電寶業務,由高級副總裁兼餐飲平臺總裁王慧文牽頭。

  10日,媒體又爆出了友寶領投雲充吧的消息,未來,雲充吧的共享充電寶將接入友寶在地鐵、機場、學校等的10萬臺售貨機渠道,用於布放小機櫃充電寶。

  美團和友寶來勢洶洶——它們自帶強大的地面渠道,本身向充電寶行業發展的業務邏輯就是通順的。

  另一方面,據唐永波說,分眾傳媒的江南春也已經不止一次的和他探討過未來的投資合作事宜。

  內部和外部的力量交織,使得共享充電寶行業目前的競爭態勢無比復雜。

  雖然現在市場還遠未飽和,但一旦一線城市的渠道達到了相對飽和,實打實的肉搏交戰就要開始。而一旦開始補貼,這門生意的不確定性就會變得更大——畢竟,共享單車只需要補貼用戶,而共享充電寶卻要補貼商戶和用戶雙方。

  而這個市場上至少也有600萬家商戶,就算補貼再猛,也不可能徹底打死對方。最終,市場變渾,結果也只有像袁炳松所說的皆輸。

  未來領跑賽道的依舊會是現在的頭部玩家嗎?連身處其中的袁炳松也不能確定,他只知道,這門生意的時間窗口絕不會很長,也許這個夏天,時間就會給我們答案。

下載前沿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