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揮別直連時代 下個剁手日網聯受檢驗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第一財經日報 作者: 編輯:張妍 2017-08-09 09:22:01

內容提要:央行日前正式發文稱,自明年6月30日起,支付機構受理的涉及銀行賬戶的網絡支付業務全部通過網聯平臺處理。這意味著第三方支付直連時代徹底終結

  央行日前正式發文稱,自明年6月30日起,支付機構受理的涉及銀行賬戶的網絡支付業務全部通過網聯平臺處理。這意味著第三方支付直連時代徹底終結,網聯時代正式開啟。

  站在監管者的角度,這是對第三方支付機構加強行業規范和統一監管的一個標志性事件。站在支付公司的角度,網聯架構的技術、穩定性,以及未來的通道費率等細節是更為關注的焦點。

  第一財經記者從支付寶、京東支付、匯付天下等多家支付機構了解到,這些機構都在積極推進與網聯的相關對接工作。對於業內擔心的『雙十一』、除夕等峰值時候,網聯系統能否支橕高峰階段業務需求,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人士認為,網聯采用雲分布的形式,應該能夠承載,但這一點也需要通過時間驗證。

  不過,網聯的建立,主要處理非銀行支付機構發起的涉及銀行賬戶的網絡支付業務。對於支付的其他形態尚存在監管空白地帶,線下移動支付、預付卡業務以及虛擬賬戶直付業務等,未來將何去何從尚不得知。

  『網聯平臺』一統支付清算江山

  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是在近日發布的《關於將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由直連模式遷移至網聯平臺處理的通知》(下稱《通知》)中明確上述要求的。

  《通知》明確給出了兩個時間節點,2017年10月15日前,各銀行和支付機構應完成接入網聯平臺和業務遷移相關准備工作。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機構受理的涉及銀行賬戶的網絡支付業務全部通過網聯平臺處理。

  網聯平臺是根據黨中央、國務院關於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的工作部署,人民銀行指導支付清算協會建立的『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清算平臺』,主要處理非銀行支付機構(下稱『第三方支付機構』)發起的涉及銀行賬戶的網絡支付業務。通過網聯平臺,央行將『收編』包含備付金監管、數據統籌、賬戶統管、規避洗錢等多項第三方支付內容。

  隨著互聯網雲技術的快速發展,近年來我國第三方支付行業發展也進入『快車道』。央行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1639.02億筆,金額99.27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99.53%和100.65%。

  據艾瑞諮詢估計,2016年第三方支付機構移動支付交易規模達58.8萬億元,其中支付寶和微信合計約佔市場份額的92%。

  技術穩定性留待峰值檢驗

  網聯的出世以及收編業務的決心早已在市場間披露。如今,明確的大限已經給出,問題是這些機構能夠順利完成遷移嗎?

  『目前只有幾家大的支付機構在動,其他支付機構還未行動。』上海一位第三方支付機構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支付機構行動快慢不同,實際遷移的困難度超過想象,同時,央行給出的最終時間也早於業界此前的猜測。

  『對於網聯來說,每一家機構都是一個接口。』ShowFin智庫首席研究員寇向濤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在2017年底40家第三方支付機構以及200家商業銀行接入網聯,即代表著將近250個接口,雙方接口開發的難度都非常高。

  雖然存在著不小的難度,但是一位第三方支付機構人士的觀點似乎代表著現在的進程:遷移的具體情況並不那麼簡單,但是時間節點已經下發,按照既往監管的力度,應該會想辦法推進,保證按時完成。

  接近央行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目前會有一個過渡方案,一家機構一個辦法,其間,可以選擇直連,也可以選擇網聯,具體由第三方支付公司和網聯協商而定。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網聯技術架構初期是多家巨頭支付公司共同搭建的。媒體報道稱,網聯平臺建設籌備組組長董俊峰表示,網聯繼承了百度、阿裡、騰訊、京東等業內主要支付機構的技術優勢。

  雖然如此,但是不得不承認,網聯面對的是一個已經高速發展的第三方支付承載能力。一位支付寶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峰值時候就要看整個系統的能力了,按照此前的說法,網聯采用雲分布的形式,應該能夠承載。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指出,初期,可能會擔心網聯系統性能否支橕高峰階段的業務需求,而這一點需要通過時間去驗證。

  仍有支付監管空白地帶

  《通知》明確定義了網聯即『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清算平臺』。仔細研讀這句話發現,當前網聯『收編』的業務類型已經圈定在一定的范圍內,即目標為115家持牌非銀行第三方支付機構的、涉及銀行賬戶的網絡支付業務。而當前第三方支付的交易類型還包括線下移動支付、預付卡業務以及虛擬賬戶直付業務,這些未來將何去何從尚不得知。

  『目前只讓有互聯網支付牌照的支付機構接入,且業務內容也是互聯網支付業務。』寇向濤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在這些業務中,移動支付成為一塊『隱晦』的業務。在寇向濤看來,移動支付尚未到『收編』之時,支付寶以及微信的線下掃碼業務仍然佔據各自江山,對於線下標准的統一,巨頭存有一定的抵觸情緒,而中小機構則意願十分強烈,因為一旦標准統一,代表著京東錢包可以在支付寶的商戶受理。

  寇向濤稱,此外,預付卡業務沒有被納入,但是作為預付卡業務的『風險黑洞』備付金則要被統一管理,這一管理制度將摒棄支付機構的主動上報機制。而備付金管理除預付卡業務外,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網絡支付業務的備付金賬戶透明化更是網聯成立的應有之義。此前,以支付巨頭為中間點,連接數百家銀行開設多個備付金賬戶,『打造』了復雜而並不透明的資金鏈,形成無法有效監控的資金黑匣子。

  除此,費率降低也是網聯平臺搭建的目標,薛洪言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直連模式的興起,參與方由四方降為三方,初衷便是繞開銀聯降低費率。相應地,由直連模式回歸至網聯平臺的四方模式,理論上,多一個參與方,便多一份成本,不過網聯方面明確表示,運行前幾年實施免費策略。所以,短期來看,網聯上線不會對支付費率帶來直接影響,支付費率的高低依舊取決於銀行和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定價策略。

  目前關於網聯平臺的很多細節,例如通道的費率、額度限制等還沒有確定,對於支付機構的影響到底有多大,目前無法量化。但可以確定的是,直連改網聯對第三方支付機構而言,仍然有不少益處。

  上述支付寶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稱,從某些方面來看,大的支付公司更能突顯優勢。『網聯之後,清算渠道大家都一樣,假設各方面細節都一樣,例如扣款限額、價格、費率等,那麼資金渠道方面各家公司就沒有區別了,優勢就要看前端的產品,業務場景、市場拓展能力等將是考驗每一個支付機構自身能力的最核心要素。』他說。

  另一方面,對於很多中小機構而言,過去直連與各家銀行對接,沒有太多談判優勢。而如果網聯費率一致,同時把一些優質的渠道全部也為小公司打開,那麼小的支付機構就不需要擔心後面的資金渠道問題了,只需要做好前端自己的特長,比如一些企業在行業裡面很有優勢,如果渠道穩定,只需要前面的解決方案做得更完備更深,就會在這個行業立足下來。

下載前沿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