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影視消失了 意味著什麼?

掃碼閱讀手機版

來源: 中國新聞周刊 2021-04-02 10:34:11

  剛需會一直存在

  三天前,一起侵犯影視作品著作權案引起了大眾注意。

  這起案件,關於著名的“人人影視字幕組”。根據公眾號“警民直通車上海”報道,經過初步查證,“人人影視字幕組”網站和客戶端各端口應用軟件刊載影視作品20000餘部(集),注冊會員數量800餘萬。上海警方歷經三個月縝密偵查,最終抓獲以梁某為首的犯罪嫌疑人14名,查處涉案公司3家,查獲作案用手機20部和電腦主機、服務器12臺,涉案金額1600餘萬元。

  對於國內的英美劇愛好者而言,這條新聞讓人感受復雜:一方面,在互聯網發展初期、內容不足的時代,字幕組和資源站在客觀上促進了文化交流,更是不少人青春的記憶;但另一方面,這終究是違反著作權法的行為。作為普通用戶,到底應該以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它的消亡?

  “噩耗”

  “我的青春沒了。”看到微博上人人影視被封的新聞,小陳發出了一聲哀嚎。

  五年前,小陳還在讀大學。出於對美劇的愛好,他在網上投簡歷,通過筆試後,成了一家字幕組的兼職翻譯,參與過許多美劇的字幕翻譯流程。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字幕組成員雖然沒有報酬,但翻譯和校對流程均極嚴格,毫不遜色正規翻譯公司,自己當時雅思總分7.0,閱讀單項8分,但對於一些俚語的處理,英譯中“信達雅”要求的滿足,依然十分吃力。

  對於這次經歷,小陳至今認為是一場難得的學習體驗。“帶我的總監水平很高,經常讓我覺得‘原來還可以這麼翻’。”因為天天聽字幕,做翻譯,潛移默化接受了大量訓練。一年多後,小陳重考雅思,聽力和閱讀都近乎滿分。

  和小陳的態度相似,有關新聞下方的網友評論,也多以懷念為主。

  “我過去也曾經是某個字幕組的一員,透過一些大家愛看的美劇,也許我們早就以字幕的形式打過交道。今天看到這條新聞,心裡說不出的難過。在史無前例的嚴格管制面前,這一代年輕人恐怕再也看不到越獄24小時這樣的精彩美劇,對英語萌發興趣,也只能靠抖音上的江湖郎中。”

  “犯法就要伏法,這天經地義。只不過這個一點一滴構建了我們這一代人青春回憶文化堡壘的地方,會被我和每一個我們想念。”

  “人人影視是特殊歷史階段的特殊產物,就好像只有古代纔有游俠,只有哥譚纔有蝙蝠俠。互聯網的歷史,會公正的評價字幕組。”

  “作案用手機20部和電腦主機、服務器12臺,會員800萬,涉案金額1600餘萬元。這規模可能還比不上一個自媒體大號,平均每個用戶纔兩元,真的很良心了。”

  當然,也有不少人抱有相反意見。一名引進片從業者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違法就是違法,同數額無關。更何況,現在的人人影視早已經成了一門生意,只不過是扯著理想主義大旗博同情而已。“一邊把網貸醫美廣告插在視頻前面牟利,另一邊又不給翻譯字幕的志願者們結算工資,或者乾脆就給一點點錢。這樣真的好嗎?”

  事實上,根據多家媒體統計,人人影視從2006年正式成立至今,前後已經遭遇過6次的關閉危機。每當危機到來時,網站上的資源下載鏈接往往會一齊消失,只剩一些字幕下載包,成了名副其實的“字幕組”。等到風波過後,纔會悄然重來。

  但從去年開始,不少用戶發現,各方對於人人影視等資源站的“圍剿”越來越嚴酷。越來越多來自人人影視的磁力鏈接遭到了迅雷等下載工具的屏蔽。今年年初,人人影視出現了資源無法下載的情況,用戶們紛紛猜測,人人影視是不是真的要“涼了”。

  而這次上海警方的通報,相當於給這種猜測落了錘。一經定性為“犯罪團伙”,正式進入刑事流程,大概率意味著“人人影視”這個品牌永遠成了過去時,再無出頭之日。

  發展歷史

  中國新聞周刊梳理資料發現,2001年,國內就已經有網友開始進行跨語言字幕的分享,題材有關動漫,日劇,韓劇,美劇,電影等。但當時受到網絡帶寬限制,能下載觀看視頻的用戶依然很少,這類討論還是局限在小圈子范圍,主題多數圍繞在字幕本身的精進上。直到2003年後,BT論壇興起,網絡帶寬增加,更多用戶得以通過Flash在線,或緩存下載觀看視頻,情況纔慢慢得到改進。

  在這股浪潮中,以風軟、破爛熊、伊甸園、人人影視四大字幕組最為知名。其中,人人影視的前身是一名加拿大華裔留學生於2003年創立的YYeTs字幕組。其在2006年6月1號建立獨立論壇,次年改名為人人影視。

  隨著2006年美劇《越獄》席卷網絡,字幕組進入鼎盛期,還引起了《紐約時報》等外媒的注意。但出名對於字幕組而言並不是什麼好消息,報道帶來的不是表彰或融資,更多是監管層的注意。

  倘若在千禧年初,秉承著互聯網的分享精神,字幕組和相關資源站還能被視為“盜火者”一般的正義存在。但隨著技術的發展,相關法律的完善,留給灰色地帶的空間越來越窄。

  2009年,國家廣電總局下發了《關於加強互聯網視聽節目內容管理的通知》,其中規定,對於未取得許可證的電影、電視劇、動畫片、理論文獻影視片,一律不得在互聯網上傳播。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的單位所播節目,應具有相應版權。

  同年底,伊甸園、BitTorrent中文網等111家視聽節目服務網站被叫停。

  2011年,為了競爭會員留存,各大視聽平臺開始批量購入國外正版影視劇,字幕組開始被批量舉報關停,生存空間日益收窄。在政策和視頻平臺的雙重絞殺下,字幕組面臨著三個選擇:轉型、接受招安、維持原狀。

  在服務器被迫數次關停後,人人影視一度選擇了轉型。2015年,其獲得創新工場投資,轉型做美劇社區,放棄視頻下載,只提供字幕服務。

  但好景不長,兩年後,字幕組原團隊在微博宣布,“由於和投資方理念和價值觀存在較大分歧和矛盾不斷”,與已經更名為“人人視頻”的App完全切割。根據中國經營報報道,理念差異在於,人人影視一方希望專注做美劇社區,但人人美劇認為單做垂直社區天花板低,想要引入短視頻等差異化內容。

  切割後,失去資本支持的人人影視也嘗試過進一步轉型,先後涉足過區塊鏈、直播行業,但都不了了之,最終還是維持了原狀。

  一部分字幕組選擇了接受視頻網站的“招安”。根據“真實故事計劃”披露,2016年,騰訊買下《權力的游戲》版權,和衣櫃字幕組表達過合作意願,但沒有成功。據字幕組成員說,騰訊給字幕組的翻譯報酬是每集200至300元,無法匹配他們的付出。不僅如此,根據有關政策,騰訊必須等外國版整季上映後纔能引進,這段等待期內,要求字幕組不能上線熟肉資源,理念同字幕組一貫的高效不一致。

  從字幕組的發展史來看,因為有剛需存在,其一直有市場空間。但首先需要解決的,其實就是身份問題。如何“上岸”,以合法形式存在,一直是各個字幕組的痛點。

  “正規渠道”在哪裡

  字幕組苦苦掙紮的另一頭,是四處采買內容的視頻平臺。

  2010年,愛奇藝成立,2011年,騰訊視頻成立;2012年,優酷和土豆以100%換股方式合並。構成了如今視頻平臺“愛優騰”三足鼎立的局面。

  不過,相比如今一同發力自制劇和綜藝的“愛優騰”三大平臺,早在2010年左右,由於國產影視內容相對羸弱,引進的英劇、美劇一度擔當起了視頻網站會員拉新的重任。第一個吃螃蟹、引進美劇的平臺是搜狐視頻,其一度被稱為“美劇第一平臺”。

  根據2013年艾瑞統計,搜狐視頻當時擁有美劇總量近2000集,覆蓋人數近300萬,美劇用戶覆蓋量居國內第一;同時,在劇集總數,獲艾美獎劇目數和比例、劇集完備程度、更新速度以及字幕水准等七大指標上,搜狐視頻美劇平臺都排名業界第一。

  據當時統計顯示,國內人氣排名第一的美劇《吸血鬼日記》網絡觀看用戶最多的是搜狐視頻,而排名二三位的《生活大爆炸》和《尼基塔》則都是搜狐視頻獨家美劇。此外,《紙牌屋》《國土安全》等大熱劇均是由搜狐視頻率先引進。

  相比當時的國產劇,美劇觀看用戶通常被認為文化水平、消費能力均較普通大眾更高,因此美劇頻道成了吸引高端廣告主投放的利器。據統計,搜狐視頻美劇頻道一度吸引了許多奢侈品和汽車行業的廣告主。

  但好光景也沒有維持太久。

  2014年,搜狐視頻經歷了劇烈震蕩,其有四部美劇和一部自制劇被要求下架,其中《生活大爆炸》是搜狐獨家版權,其餘三部《傲骨賢妻》、《海軍罪案調查處》以及《律師本色》則是搜狐、優酷及騰訊均擁有版權。被要求下架的自制劇則是《屌絲男士》。

  經歷了多次類似震蕩後,搜狐視頻獨有的題材優勢不復存在。如今,《紙牌屋》等美劇在搜狐視頻上只剩下了時長數分鍾的預告片。失去了先發優勢,自制劇和綜藝又沒能跟上,搜狐在視頻平臺的競爭中愈發落於下風。

  一名視頻平臺從業者對中國新聞周刊透露,其實就審核流程來說,引進劇比自制劇要簡單得多,不同於自制劇要逐字逐句摳劇本,引進劇“一般不合適的刪就好了,特別不合適的就不買”。而在大部分美劇中,色情和暴力畫面一般是單鏡頭,不會和情節緊密交織在一起,進行刪減並不困難。

  不過,對於一些著名美劇而言,其特色恰恰正在於這些鏡頭。譬如《大西洋帝國》《斯巴達克斯》《權力的游戲》等劇中都有大量的血腥、暴力及裸露畫面,盡管可以一刪了之,但觀眾普遍不喜歡剪輯後的效果——以《大西洋帝國》為例,適當的暴力元素對於表現角色性格極為重要,倘若進行剪輯處理,對於觀劇體驗必然是巨大傷害。至於《行屍走肉》《斯巴達克斯》等劇集,倘若剝離了暴力血腥鏡頭,直接等同於挖掉了精髓。

  “很多觀眾現在都本能覺得正規平臺的劇‘不完整’。只要盜鏈還在,就算正規平臺做了引進,還是不會去看。除非正式出臺分級制,否則這個矛盾無解。”上述從業者對中國新聞周刊解釋。

  英美劇的另一風險,在於不可預期的事後下架。以《生活大爆炸》2014年的下架為例,這意味著此前搜狐視頻的相關版權購置費用直接全部付諸東流。

  法律責任

  由於正規引進渠道根本無法滿足觀眾需求,盜版總會有其存在的空間。人人影視雖然倒了,並不意味著盜版鏈接從此消失,它們只是被分散到了無數小站中而已。

  而相比人人影視這種成名已久的大站,小站經受的打擊往往不會引起大范圍關注。

  2018年6月,中國掃黃打非網發表了《廣州市“MTV235”網站傳播影視作品牟利案一審判決》,其中稱2017年8月,“MTV235在線手機電影天堂”網站創始人湯某某被公安乾警在廣州市白雲區抓獲。網站先後發布多家公司的電影、電視等作品584部11324集以供公眾觀看,並在該網站上投放百度聯盟的廣告以實現營利目的,共計獲利8338.84元。

  2018年4月13日,廣州市白雲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以侵犯著作權罪追究被告人湯某某刑事責任,判處其有期徒刑一年,並處罰金4萬元,沒收違法所得3130.81元,沒收用於作案件的工具電腦1臺;

  2019年初,1月2日,全國“掃黃打非”辦微信公眾號發消息稱,近日,江蘇省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侵犯著作權罪,判處“BT天堂”站長袁某某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八十萬元,消息稱,在警方刑事打擊前,“BT天堂”已成為名副其實的國內“BT”第一站。2015年5月至2016年7月,袁某某通過收取廣告費用非法獲利140餘萬元。經遠程勘驗,BT天堂網站共有影視作品資源24737個,有效鏈接影視作品資源數達10873個;

  2019年,“胖鳥電影網”關閉,創始人被拘留。網友普遍猜測,其關閉是因為搶先發出了《綠皮書》資源,遭到舉報。此後,字幕組不再染指院線電影和已經被引進的影視劇字幕制作。

  影視資源網站批量消失後,搜片找片變得日益困難,但市場並未就此消失,只是渠道發生了一定變更:微信、閑魚、QQ上湧現出了一批賣片販子,一部電影、一季劇集的價格在5元到20元不等。

  但沒了字幕組的審核和校對流程,這些視頻不僅字幕翻譯水平大跌,且視頻上方,甚至中段都被封裝進了大量博彩、色情網站導流廣告,對於用戶的觀影體驗妨害較大。

  對有關涉案人員的處罰,過往案例普遍在一至三年有期徒刑范圍。有律師認為,盡管人人影視名聲和涉案金額均較普通資源站更大,但量刑也不會超過此范圍太多。

  一個類似的案例,是快播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2016年9月13日上午,深圳快播公司及其主管人員王欣等4被告人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牟利一案在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一審宣判。快播公司被罰一千萬元,快播創始人王欣被判刑3年6個月,罰款一百萬。

  “是否存在有罪,要分開看待,依據避風港原則,和即將生效的新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字幕的翻譯和討論本身是不違法的。且翻譯本身享有一定的權利,對字幕有一定相關的署名權、復制權和發行權。”大成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朱寶對中國新聞周刊解釋,“但視頻本身的壓制上傳和發行,確實違法了。”

  而對於相關涉案人員的量刑,朱寶律師給出的預測是有無罪可能。

  責任編輯:郭惠芬

下載津雲客戶端關注更多精彩

推薦新聞

我來說兩句

關於北方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纔 | 聯系我們 | 網站律師 | 設為首頁 | 關於小狼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2-23602087 | 舉報郵箱:jubao@staff.enorth.cn | 舉報平臺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天津北方網版權所有